6岁男孩身患白血病,他说:“有奥特曼陪着,我就不怕”

病床上的小延和

“我病了三年,房子被吃没了,家人被我吃垮了。谁家没个病人,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?我不想死,我想活着。”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中老奶奶恳求警察别再追查“假药”的那一幕,让无数观众泪如雨下。其实在医院里,像影片中一样苦于医药费而奔走的病患、家属,每天都在真实上演。他们不得不常年待在医院,吃不完的药,输不完的液,困难的家庭需要你我伸出援手。

6岁小延和不幸遭遇白血病

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病,6岁的李延和应该和同龄小朋友一样快乐地做游戏、憧憬着小学生活,可现在他只能承受化疗的痛苦。小延和最喜欢的就是宇宙战士“奥特曼”,睡觉的时候都要妈妈放在床边。他说:“有奥特曼陪着我,我就不怕,做骨穿时不哭。”

今年4月,小延和出门时不小心摔了一跤,不能走路。妈妈陈天玉带着孩子来到县医院,腿上、头部都拍了片子,没有任何损伤。但一个多月过去了,小延和还是不能走路,脸色、眼眶也越来越黑,人一下子瘦了8斤。“伤在儿身,痛在娘心”,陈天玉赶紧将孩子送到市里的医院。她做梦也没想到,孩子被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

随着病情加重,原本白净帅气的小男孩头发越来越少,身体也开始浮肿。

陈天玉说,“目前小延和已做完一个阶段的化疗返回老家休养,半个月后会再次入院接受化疗。化疗两年半左右,视情况再定新的治疗方案,估计还需要30万元治疗费用。希望您能帮帮这个家庭,帮助孩子完成治疗。”

哥哥身患尿毒症妹妹想捐肾救人

“妹妹想给我捐肾的情份我领了,可我已经是废人了,不能再拖累家人,这个肾我不能要。”面色蜡黄的岳军告诉记者。2013年,在外务工的他突然变得消瘦,食欲也明显下降,经检查发现患上了尿毒症。由于经济原因,岳军一直以药物、透析治疗为主。周一、周四、周六3天早上是透析时间,他去的是全兰州做透析最便宜的医院,每次500元,透析4个小时。

就在岳军治疗的第四个年头,身体越来越差的他不得已又进了医院。医生告诉他,再不换肾恐怕难以撑下去了。岳岚今年39岁,是岳军的妹妹,这些年老岳的病一直是她帮衬着。“哥哥从小对我特别好,现在他有难,我想把一个肾捐给他。”

但是岳军死活不同意,其一他担心这会影响妹妹以后的生活。更重要的是,肾移植手术其实仅仅是换肾的第一步,后续的排异药物费、检查费、治疗费加起来每个月将近8000元,对于这个濒临崩溃的大病家庭来说,实在是负担不起了。兰州晚报全媒体记者张丹周靖博实习生南瑞娟文/图

■特别提醒

239个大病家庭获得278万元爱心款

为了改善我市重病患者和特殊困难群体的窘迫现状,由兰州亚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甘肃亚太慈善基金会出资,委托兰州晚报具体执行的兰州晚报·亚太集团“亚太救助”大型公益行动于2016年6月23日正式起航。至今,“亚太救助”已累计救助239个重病家庭,为他们送去了278万元善款。

爱心仍在继续,如果您需要救助,请拨打兰州晚报热线4286666。

首页时政